【盘点】足球俱乐部吸金榜谁才是真“壕”门?(下)

【盘点】足球俱乐部吸金榜谁才是真“壕”门?(下)

一月,著名会计事务所德勤按照往年的惯例,发布了2021德勤全球俱乐部营收排行榜(Deloitte Football Money League)。这份排行榜是德勤基于各俱乐部2019-2020赛季的财报等数据分析发布的,已经是第24届全球俱乐部营收排行榜。继去年首次登顶后,巴萨本次以“微小”优势力压皇马再次登顶榜首。

上个赛季对于巴萨来说显然是五味杂陈的,这是球队自2007-08赛季以来第一个没有获得任何奖杯的赛季。而在财务方面,受到疫情影响,巴萨的总收入相比前一年下降了1.257亿欧元,其中比赛日收入下降3190万,转播收入下降了4960万欧元,商业收入下降了4420万欧元。不过巴萨也在试图挽回损失,它们不仅努力与各赞助商们洽谈,还推出了流媒体平台Bar?a TV+,旨在提升粉丝参与度和商业收入。

相比巴萨,皇马在疫情之下收入仅仅下降了4240万欧元。和巴萨一样,皇马的比赛日收入和转播收入也大幅减少,分别减少了3660万欧元和3390万欧元。尽管欧冠出局,但球队最终夺得了西甲冠军,挽回了一些损失。而且因为俱乐部与赞助商阿迪达斯的合作延长至2028年,皇马的商业收入甚至增加了2810万欧元。另外,伯纳乌球场的重建方面进展也还算顺利,这为皇马未来几年收入提供了优势。

上个赛季对于拜仁来说无疑是成功的,它们夺得了三冠王,还度过了120周年生日,这些使得拜仁成为了本次排行榜前10俱乐部中收入降幅最低的球队(4%)。尽管受到新冠影响,但拜仁的商业收入反而增加了400万欧元,这得益于它们近些年来着力开发国际市场,尤其是亚洲市场,另外,它们还与不少赞助商扩大了合作。不过上赛季推迟结束也将导致拜仁在欧冠获得的成功带来的收益在下一次统计时才能体现。值得钦佩的是,它们和另外三支参加了上赛季欧冠的德甲球队还同意放弃了上赛季国内转播收入的一部分,以帮助其他德国球队。

相比2018-19赛季,曼联上赛季的收入锐减19%。其中仅转播收入就减少了1.01亿英镑,这除了有欧冠出局带来的影响,还受到了疫情带来的转播收入下降的影响。比赛日收入方面也下降了1960万英镑。不过在商业收入方面,曼联保持了稳定,尽管线下商店因疫情不能开启影响了销售,但俱乐部在数字平台的建设帮助他们维持住了商业收入。疫情之下,“红魔”依然是英超收入最高的俱乐部。

这是利物浦自2001-02赛季以来首次进入排行榜前五名,尽管相比上一年它们的收入减少了4310万英镑。夺得英超、欧洲超级杯和世俱杯冠军,以及继续参加欧冠联赛帮助他们获得了2760万英镑的商业收入增长。尽管因为疫情影响,英超转播收入被推迟至下个财年结算,但在疫情导致比赛停摆前进入欧冠16强为它们挽回了一些损失。

受到疫情影响,曼城的比赛日收入减少了1330万英镑,转播收入则减少了6290万英镑。不过得益于俱乐部与装备赞助商达成的新合作,曼城的商业收入相比上年增长了1960万英镑。作为欧冠复赛后唯一一个到葡萄牙参赛的英超球队,曼城获得的收益将体现在下次统计中,届时它们的收入预计将大幅增长。

上赛季是巴黎圣日耳曼竞技层面最成功的赛季,球队不仅拿到了国内赛事三连冠,还打入了欧冠决赛。然而,受新冠疫情影响,俱乐部的总营收下滑至5.41亿,较18-19赛季的6.36亿下降了9530万,降幅达到15%。其中,受空场比赛影响,比赛日收入相比下减少2350万;因赛季腰斩及欧冠推迟等影响,转播收入同比减少400万;尽管与耐克的赞助歇业延长,但因与卡塔尔旅游局的合作到期,俱乐部的商业收入减少了6480万。

切尔西上赛季总收入约为4.7亿欧元,较18-19赛季(约5.13亿)减少了约4340万,降幅为9%左右。同样受空场比赛影响,俱乐部上赛季比赛日收入降幅最大,达到了18%;由于上赛季复赛时间较晚,导致部分转播分成被推迟发放,切尔西在转播收入方面也有明显减少,降幅约为9%;虽然上赛季新签了胸前广告商,但受到空场比赛以及季前商业热身赛减少等影响,切尔西上赛季的商业收入同比下降了约6%。

上赛季是热刺搬入新球场比赛的第一个完整赛季,但球队的总收入只有约4.46亿欧元,比18-19赛季(约5.21亿)减少了15%。其中转播收入呈断崖式下跌,跌幅达到了44%,一方面是受疫情影响,另一方面则因为热刺18-19赛季打入到欧冠决赛,而上赛季则早早出局,因此导致转播收入减少。与其他家俱乐部不同的是,虽然难逃疫情影响,但俱乐部的商业收入和比赛日收入同比均有上涨,涨幅分别达到了20%和16%。其中比赛日收入上涨是因为热刺在2019年10月承办了两场NFL比赛;商业收入上涨则是因与亚马逊合作拍摄纪录片以及与汇丰签署了多年的合作关系,此外,卖掉球场冠名权也为热刺增加商业收入做出不小的贡献。

尽管上赛季拿到了意甲九连冠,但尤文图斯上赛季总收入约为3.98亿,比18-19赛季(约4.6亿)减少了6100万,降幅为13%。其中俱乐部收入减少最多的是比赛日收入,只有4230万,降幅达到了36%;电视转播收入也较18-19赛季减少了20%;只有商业收入小幅上涨了约2%,主要因为球队与Jeep的赞助协议延长到23-24赛季,金额有所提高。而受疫情影响,俱乐部的商品销售、夏令营、球场及博物馆旅游等收益皆有所减少。

相比于18-19赛季约4.45亿欧元的总收入,上赛季阿森纳的总收入只有3.88亿,降幅达到了13%。其中降幅最大的是转播收入,降幅达到了36%;比赛日收入也有18%的下滑。然而在商业收入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ypggs.com/,阿森纳阿森纳却有不小的上涨,涨幅达到了29%。这主要由于俱乐部更换了球衣赞助商,从彪马换成了赞助条件更为丰厚的阿迪达斯。当然,受疫情影响,阿森纳俱乐部在球场内外做出一系列的调整,也确保了俱乐部的损失极大可能的降低。

尽管在上赛季赢得了德国超级杯,但联赛和欧冠均没有突破的多特上赛季总收入相比其他豪门降幅可以说微乎其微,只有2%的下降(18-19赛季总收入为3.72亿,上赛季为3.66亿)。尽管受疫情影响,5场联赛被迫空场进行,导致俱乐部的比赛日收入减少了1330万欧(降幅22%),但由于德甲完赛早,而多特又在欧战中早早出局,所以在转播收入方面甚至较之前有所增加。此外,多特也因纪录片的发布以及场边广告带来的收益而让俱乐部的商业收入得到小幅度的增长。

马竞上赛季总收入约为3.32亿欧,相比18-19赛季的3.68亿,减少了3580万,减幅约为10%。受疫情空场比赛影响,马竞的比赛日收入同比减少14%。而由于在欧冠停摆前淘汰了利物浦,马竞在欧冠复赛之后的转播收入被划归到下个财年,导致俱乐部转播收入同比减少5%。商业收入上减少幅度偏大,从之前的9960万下降到上赛季的8290万,降幅达到了17%。这主要是由于部分广告收入被推迟到下个财年结算导致的。

虽然获得了意甲第二名,以及欧联杯亚军,但国米总收入与18-19赛季相比仍下降了7310万欧,这是由于上赛季的延长导致俱乐部很多收入被纳入下一赛季的财政年度。由于和主要的合作伙伴合约到期,商业收入减少了5670万欧。商业收入和转播收入的下降一定程度上被比赛日收入的增长(5690万)所抵消,这主要是由于俱乐部获得了业务中断保险的帮助。

泽尼特的收入增长是今年排行榜前20中最高的,达到了5160万欧,这主要得益于财政收入的结算并没有受到新冠的影响。上赛季球队赢得了联赛冠军并参加了欧冠,使得商业、比赛日和转播收入都有所提高。得益于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良好合作,以及迁入新的体育场,俱乐部的商业收入达到1.75亿欧之多。

受到新冠影响,沙尔克的收入与18-19赛季相比下降了1.02亿欧元。然而沙尔克上赛季的球场表现极其糟糕,明年它们再想保住自己在排行榜中的位置几乎是不可能的。糟糕的表现使得转播收入减少了6620万欧。商业收入方面,也下降了1790万欧。想要改善收入情况,沙尔克要想办法提升自己的竞技表现了。

逆势增长的除了泽尼特还有埃弗顿,俱乐部商业收入的增长抵消了比赛日和转播收入的下降,这主要源于新球场冠名获得了3000万英镑的收入。另外,俱乐部还与不少赞助商达成了新合作。

里昂的总收入相比上年减少了4020万欧。尽管闯进欧冠半决赛,但它们在提前腰斩的法甲联赛只取得第七名的成绩,转播收入因此下降了2440万欧,商业收入和比赛日收入也分别下降了950万欧和630万欧。更加糟糕的是球队未能进入本赛季欧冠,或许只能试图提高商业收入来挽回损失了。值得一提的是,俱乐部在女足方面成绩颇丰,还在美国进行了投资,这促进了俱乐部国际化发展。

那不勒斯的收入相比上年下降3110万欧,其中转播收入下降了1770万欧。比赛日收入也因为疫情影响下降了270万欧。尽管延长了与装备赞助商卡帕的合作,但商业收入还是有所减少。

这是法兰克福首次进入排行榜前20,尽管收入相比18-19赛季下降了820万欧。其中,比赛日收入的下降了1130万欧,但得益于德甲顺利结束以及参加欧战,法兰克福的转播收入上升了10万欧。商业收入方面,上升了300万欧,这得益于俱乐部获得了一些新的赞助。专注于发掘和培养年轻球员,还让法兰克福在转会市场获得了更多收益。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