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网]孤注一掷(200923)

天网]孤注一掷(200923)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ypggs.com/,托特纳姆队

一名经营烟酒商店的老板,却在对金钱的奢望中走上了歧途,几个称兄道弟的犯罪嫌疑人,作案后与警方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对媳妇没有做到一个好丈夫,对娃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特别是对娃,没有尽到一个好的父亲的责任,对父母没有尽到孝道,真的很后悔。

我从学校不上学了以后,就一个人在外打工,有时回家去我妈那一下,就是说我和我妈还有我爸的关系,我和我妈关系最好,我妈是比较爱我的,就是说,我做了这个事情特别对不起我老妈,真的。

可每一名犯罪嫌疑人在忏悔之前,都会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和刑警来进行猫和老鼠的较量。

2008年秋末,一个寒冷的夜晚,位于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渭滨镇的一家烟酒商行遭到抢劫。接到报案后,咸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侦查员们立即赶到了现场。商行的老板对警方声称,犯罪嫌疑人对他这里进行了疯狂的洗劫。

刚才八点多那会儿,进来三个人把店抢了,然后打电话报警了,报警了,三个人都把啥抢了?烟还有钱可能有个四 五万的样子。

所以,根据这一案发特点,同时也为了能够获取到更多的犯罪物证,侦查员们立即在现场展开了证据提取工作。

面对着警方的调查,店主向侦查员提供了一条比较有价值的线索。他说,做香烟买卖的人,开店都需要较大的投资,所以,他们本身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一般在货架上摆的都是样品和空盒,货物都收在比较保险的地点,可是这一次,犯罪嫌疑人似乎知道他的烟都藏在哪里,抢劫的目标非常准确。

李洋:装烟的柜台里面,被洗劫一空,只剩下几条低档香烟,就是两三块钱的那种低档香烟。还有,地上散乱着一些被撕扯过的胶带纸。

店主还告诉侦查员们,案发时因为买东西的人已经不多了,所以他想早点关门歇业,就在这时侯,犯罪嫌疑人进来了。

窗户都关完了,剩门,外边那个防盗门准备关的时候,进来两个人说他要买酒,然后我把他迎进来,迎到商店里边,我在柜台里边,正说着酒价钱,外边跳出来个人,把那个卷闸门拉下来,然后说抢劫。接着这两个人一个人拿出来枪,挂上,然后对着我,叫我别出声,说他劫财不要命。

犯罪嫌疑人携带有。店主的这个回答震惊了现场的所有侦查员,从年初到案发前,整个咸阳市还没有发生过一起类似的入室抢劫案件,而头一次接到报案,就遇到了持枪抢劫案,枪会是真的吗?

他当时拉枪栓的那个声音,跟我原来在部队,我参加过预备役,训练用过真枪,跟那把枪拉枪栓的声音一样,当时我觉得可能是真的,我就没动。

从犯罪嫌疑人的抢劫手段来看,的确有着它的准确性和目的性,而且犯罪嫌疑人手里拿的极有可能就是真枪。虽然店主屈服在他们的淫威之下,没有涉及到人命,但是它所预示的后果却无法想象。

郑养林:根据受害人的描述,这几个犯罪嫌疑人是有备而来,分工明确,有持枪的、有拿刀的、有带胶带纸捆绑的,所以我们可以分析,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抢劫案件。

否定了抢劫案件的偶发性,警方认定,犯罪嫌疑人作案前一定进行了一系列的准备活动,包括踩点、抢劫、逃跑等各种犯罪实施环节。看来,挖掘案发前的线索是破案的关键。

通过受害者的进一步描述,警方了解到,这家烟酒店这几年曾经被抢过两次,每一次都遭受到了比较大的损失,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受害者都没有选择报案。而这一次,被抢店主不仅电线,而且积极主动地向警方提供着案发时的情况。

他们进来拿胶带把我的手和脚缠绕起来了,然后把我放到后边,我后边有床,把我在床上扔着,拿被子把我头盖着,然后在里边抢东西。过了有二十来分钟、半个小时的样子吧,然后我听到外边的卷闸门响了,响了两下,再细听里边没动静了,我觉着人可能走了,

拼命挣脱胶带捆绑的店主马上拨打了110,而大量的高档香烟和他的两部手机已被犯罪嫌疑人抢劫走。

郑养林: 根据现场勘查以及受害人的陈述,犯罪嫌疑人抢走了五箱烟,所以我们判定犯罪嫌疑人肯定有交通工具。

在继续对现场进行分析取证的同时,为了取得更多的现场信息,负责案件侦破的刑侦支队四大队的侦查员们,对围观的群众进行了案发前的走访工作。

祝宏军:案发的时间应该是八点多,当时的天不算太晚,案发现场周围的经营户应该都在正常经营,所以我们判断,案发现场的周围的群众,有可能在案发现场发现到一些可疑的东西

经过比较细致地询问,警方在案发的当晚就获得了一条比较重要的线索。但是,这条线索的内容却让侦查员们感到,这当中似乎存在着一些疑点。

祝宏军:根据调查了解,受害者讲在案发前出现过一辆普桑型轿车,但周围的群众讲,在案发前后,在案发现场周围出现过一辆红颜色的桑塔纳2000型轿车,这两种描述,到底哪一个更接近实际情况,我们不敢肯定。

普桑型轿车?红颜色的桑塔纳2000型轿车?一条线索,两种说法。到底哪一种符合真实情况?对于了解案发现场的警方,这个疑问必须找到真正的答案,才能锁定犯罪嫌疑人的去向。不过,对每一起案件都要寻找蛛丝马迹和进行多角度分析的侦查员们来说,这两种不同的回答在大家的脑海中又呈现出了对案发的另一种猜测。

面对案发的现场,针对烟酒店老板的描述、周围群众的反映,侦查员们觉得这起案件必须要弄清楚三个问题。

第一:既然受害者和周围群众都看见了车,为什么对车的颜色型号描述不一样。第二:围观群众反映当时其它门市都在营业,被抢的烟酒商行却已经关门,店主为什么要这么做?第三:受害者说,是他自己挣开了捆绑手脚的胶带,然后报案,这种可能性真实吗?

燕军:再狡猾的犯罪嫌疑人,在他实施犯罪的过程中,都会留下这样那样的痕迹和蛛丝马迹

案发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新宽命令刑侦支队迅速成立专案组,连夜召开案情分析会。

针对案发后侦查员们所考虑到的种种侦破线索和破案思路,警方决定从几条线路同时开展工作。

从胶带纸的特性来看,粘贴起来是相当的牢固,尤其是被紧紧缠绕的时候,有着很强的抗撕扯能力。烟酒店店主真的有这么大的力量,能够自己挣脱捆绑着手脚的胶带纸吗?

据警方回忆,在以往办理过的一些抢劫案当中,侦查员们的确接触过一部分虚假案件,而这些假案大多是店主自己作案、自己报案,企图通过制造被抢的现场来迷惑警方,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祝宏军:我们把犯罪嫌疑人捆绑受害者的胶带纸拿回来以后,做了相关处理,发现,受害者是尽力挣脱这个胶带纸的,并不是制造假案。

胶带纸的疑问化解了。接下来,随着调查的深入,大队长王斌心中一直存留的那个烟酒店为什么会提前关门这一疑点,也逐渐地烟消云散了。原来,受害者的妻子因为生病,这几天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店主提前关门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去看望生病的妻子。

店主的自身是清白的,那么根据抢劫案的发生过程,到目前为止,犯罪嫌疑人到底驾驶的是什么车辆,目前还是个无法解开的疑团。

受害人讲,他在遭到抢劫之前曾经看到一辆普桑型轿车停在门口,可周围的群众却反映那是一辆红颜色的桑塔纳2000型轿车,并且没有牌照。

综合了烟酒店老板和群众对犯罪嫌疑人以及车辆特征的描述,侦查员前往咸阳市的几个高速路收费站点调取了案发后几天之内的高速路视频监控录像,希望能够从这几天进出咸阳的车辆中发现类似的可疑车辆和可疑人员。

祝宏军:犯罪嫌疑人作案的车辆是一辆无牌的车,那么犯罪嫌疑人作案的车是偷来的、还是从其它渠道来的,我们决定,首先对全市的汽车租赁行业进行摸排。

汽车租赁行业的信息迅速反馈了回来,遗憾的是,没有一点警方要找寻的线索,针对汽车进行排查的这一条线彻底中断了。

这么大的一起抢劫案件,而且犯罪嫌疑人手中还持有,对于警方来说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破案。而这伙犯罪嫌疑人呢,他们肯定会为了躲避抓捕而采取各种各样的逃避手段。假如他们并没有外逃,而是正躲在咸阳市的某个黑暗角落之中。但是,嫌疑人如此疯狂地抢劫了大量香烟,仅仅就是为了一直隐藏起来吗?。

燕军:犯罪嫌疑人抢劫的目的是为了钱,他们一次抢劫这么大量的香烟,应该不是为了自用,肯定要销赃。

在第一次侦查行动遭遇挫折之后,刑警支队的侦查员们又迅速制定出了另外三条工作方案。

围绕销脏渠道及被抢手机的下落,以物找人;调查受害人社会关系和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模拟画像;

受害人对犯罪嫌疑人体貌特征的描述,在专家笔下一点一点地呈现了出来。不过,画笔下勾勒出的样子,只是源于被抢的烟酒店老板几分钟的记忆,和现实中的犯罪嫌疑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差别。像还是不像?不过对于侦查员们来说,毕竟有了一个形象化的排查目标

李洋: 拿到犯罪嫌疑人的模拟画像以后,我们拿着它,开始了大量走访和摸排工作。

燕军:我们印制了大量的协查通报,并且发送给有可能提供线索的所有单位和一些商店,希望能够从中获得破案线索。

三条不同的工作方案都在同时展开,侦查员们拿着协查通报走访二手手机比较集中的电子市场,围绕着两部被抢手机寻找有价值案件线索。可是,通过对一家家的商户详细地询问,并且对每一条线索都进行认真地分析,可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就在同时,在咸阳市烟草公司的配合下,一些属于在这起抢劫案里被抢的高档香烟被相继查出,那些卖烟的是些什么人?他们又从哪里买得这些脏烟呢?

李洋:经过这些细致摸排和走访,逐渐我们这个侦查范围开始缩小。有一些线索指向一些特定的人。

咸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经过一系列的侦查,一批属于在这起抢劫案里被抢的香烟被相继查获,而所有这些贪便宜的烟店老板都反映,向他们出售赃物的是一名叫做郝玉峰的男青年。

郑养林:这起抢劫案已经出现了郝玉锋将这个脏烟向烟酒门市部销售,能不能肯定郝玉锋就是这几个犯罪嫌疑人中的一个呢?我们目前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也只是个猜测。

根据调查了解,郝玉锋是陕西省渭南市人,一直在咸阳搞个体经营,和受害者之间,并没有利益冲突,所以不可能形成矛盾。有知情人讲,郝玉锋以前经营过烟酒门市部,对非法买卖香烟的渠道比较熟悉,在这个行业里面熟人多、关系也比较多。而且,因为做生意,郝玉峰有不少社会上的朋友。

虽然郝玉峰可能只是被人利用,但是,当侦查员们了解到他个人的一些私生活之后,一种直觉又使大家无法排除他是犯罪嫌疑人的可能。

祝宏军:由于郝玉锋比较喜欢赌博,而且赌博的数额比较大,近一段时间里输得也比较多。

郝玉峰,曾经有着一个和睦的家,也有着每月令人羡慕的收入。可就是因为赌博,为了追求金钱带来的刺激,几年里,郝玉锋输掉了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全部积蓄。

那么,输光家产的郝玉峰和这起持枪抢劫案有没有直接关系呢?警方希望能够从受害者那里找到答案。

烟酒店的老板看过郝玉峰的照片,明确地告诉侦查员,这个人,他从来没有见过。

就在调查郝玉峰的同时,咸阳市下辖的兴平市公安局传来一条令侦查员感到异常兴奋的线索。

一名曾经有过犯罪前科、目前没有任何工作的社会闲散人员,这几天突然在兴平出现,并且他的体貌特征和协查通报上的那名戴眼镜的犯罪嫌疑人非常形似。

在获得这个消息之后,侦查员们顿时兴奋了起来,二话没说,大家立即驱车赶往兴平市公安局。他们认为,这一次的线索出现肯定会对案情的进展有质的突破。通过当地警方的配合,侦查员见到了这名戴眼镜的年轻人。

李洋:和兴平警方联系以后,找到了这个人,发现这个人就是和我们那个画像、模拟画像非常像。

在稳住对方的同时,侦查员们开始围绕这名年轻人的叙述进行外围调查,搞清楚他是不是在向警方撒谎。

侦查员们的心情在转瞬之间经历了大起大落,作为刑警的直觉,郝玉峰的失踪已经充分说明了,作为一名赌徒的他极有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中间的一个,也可能正是警方对郝玉峰的调查,惊动了包括他在内的这伙犯罪嫌疑人。

郝玉峰的外逃,使得公安机关失去了一个挖掘抢劫案背后线索的良机,犯罪嫌疑人身上有枪,他们要带着枪到哪里去,是逃往外省,还是躲到更加黑暗的角落?是不是还要实施犯罪行为呢?警方面对的是一道道难题。

为了挽回这个突如其来的精神损失,专案组里的所有人都放弃了即将到来的休假。就在案情侦破再一次失去方向的几天之后,负责在咸阳地区进行人员调查的侦查员获得了一个线索。

李洋:在案发后几天,郝玉锋的妻子向外地汇了一笔款,我们怀疑这笔款是不是给外逃在外地的郝玉锋

这条线索绝对可以用珍贵这个词来形容,凭借着郝玉峰妻子向外汇款这一条珍贵的线索,使得案情的侦破工作开始向明朗化发展,顺着线索的排查,侦查员们可以肯定,汇款的目的地、也一定就是郝玉峰的藏匿地点:广东省的一个边境小县。

在没有得到这个消息之前,警方已经通过各种社会关系了解到,和郝玉峰一起离开咸阳的还有另外三个人,赵军红、刘小锋和李智彬。

为了进一步确定这三个人与郝玉峰之间的关系,侦查员们通过网络提取了赵军红、刘小锋和李智彬这三个人的照片,而在让受害者辨认之后,被抢的烟酒店主做出了肯定的回答,刘小锋就是那个戴眼镜的人,也就是拿着枪威胁他的歹徒。

犯罪嫌疑人逃亡的目的地是广东省已经毫无疑问,抓捕只不过是时机的问题。但是,警方分析,这伙犯罪嫌疑人手中持有,肯定还会存在作案的可能性,如何才能及早的将他们抓捕归案,消除人和枪的隐患呢?

让侦查员们没有想到的是,行动还没有确立,就在案件继续调查走访的工作当中,又获得了一条足以让人感到震惊的线索。

祝宏军:据知情者反馈,这一伙犯罪嫌疑人逃往广东有两个目的,一是逃避我们警方的抓捕,二、他们到广东去准备买枪。

枪,是危险的,是具有极大杀伤力的武器。线索中说到,犯罪嫌疑人又要买枪,这无疑又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看来,这一伙亡命的歹徒不是想对警方的追捕进行死命的顽抗,就是要再做大案。对侦查员们来说,无疑又面临着一个更大的挑战。

汇集了所有的线索,抢劫烟酒店的四名犯罪嫌疑人被全部确认,但是由于对方的异常狡猾,使得警方失去了抓捕的最佳时机。虽然知道了这伙人逃亡、藏匿的地点,可最新的调查又获得了犯罪嫌疑人要在广东购买的线索,这无异于使得警方的工作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祝宏军:他们手中已经有一把枪,再次去广东买枪,我们判断,他们很可能为再次做大案而做准备。

知情者的反馈,更加证明了这是一伙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不过,虽然目前通过汇款单已经得知这伙人远在广州,但是由于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买枪,那么肯定会在行动上具有隐秘性和不稳定性,到底如何锁定目标、实施抓捕呢?

不过,案件的侦破就是随时处在变化当中,摆在侦查员们眼前的难题很快就有了答案。

燕军:找到刘晓峰的一个社会上的朋友,刘晓峰逃到广东以后,和他这个朋友还保持有联系。

经过商议,咸阳市刑警支队的侦查员们,首先将这几名犯罪嫌疑人的基本信息和照片发送给了广东省当地的公安机关,在请求对方帮助协查的同时,准备前往广东实施抓捕行动。

随着时间的推进,犯罪嫌疑人在广东的活动区域已经划定,可谁知道事态千变万化,就在侦查员赶往机场的那一刻,又一条外围线索突然传来。给警方提供这条线索的人告诉侦查员,郝玉峰等四名犯罪嫌疑人突然离开了在广东的藏身地点。

对于侦查员们来说,谁也没有想到,这伙人会在明知警方追捕的情况下返回陕西,犯罪嫌疑人的这个决定大大出乎了警方的预料。

线索的来源,经过警方反复地查证,被证明确凿无误。那么,犯罪嫌疑人的这一举动,肯定是想到了隐藏在侦查员们的眼皮底下最有安全感。

犯罪嫌疑人到底会乘坐什么样的交通工具,回到陕西的落脚点又是哪里,警方一无所知。并且,这伙人到底买没买到枪,会不会在沿途又制造出其它的变数,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无法预知。

不过,根据犯罪嫌疑人身上剩余的钱款,便于躲避抓捕的藏身地点,侦查员们作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郑养林:这几个犯罪嫌疑人有可能乘坐火车返回渭南,我们立即组织力量在渭南火车站蹲坑守候。

就在警方进行布控的同时,远在广东的外围线索也传了过来,犯罪嫌疑人已经登上了火车。

可谁知到,在火车站,下车的人都走光了,却连犯罪嫌疑人的影子也没有见到。突如其来的状况一下子让侦查员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这时,一个念头迅速地闪过侦查员们的脑海。

难道是他们在中途换乘了长途汽车?可警方并没有在渭南市长途汽车站进行布控。

只用了两分钟,侦查员赶到了相距并不算远的汽车站,又过了几分钟之后,警方从下车的人群中发现了三名犯罪嫌疑人:赵军红、郝玉峰和李智彬。

本身就有枪的刘晓峰并没有出现。抓,还是不抓?如果不抓,犯罪嫌疑人很可能就此失去控制,可如果贸然行动,就又有可能再一次打草惊蛇。

但是,为了顾及到三名犯罪嫌疑人身上很可能携带,同时也为了让周围人群的危险性降到最低,侦查员决定等在人群逐渐稀少,周围渐渐恢复宁静的时候再实施抓捕。

通过跟踪,在确定了只有这三名犯罪嫌疑人之后,大队长王斌下达了抓捕的命令。可三名犯罪嫌疑人身上并没带有。

燕军: 这三名犯罪嫌疑人确实没有带枪,那么那把枪肯定在犯罪嫌疑人刘晓峰的身上。

犯罪嫌疑人刘小锋在四个人里表现出了他更狡猾的一面。犯罪嫌疑人交代,为了不引人注意,他比其他三个人提前一天回到了陕西,并且约定在这三名犯罪嫌疑人回到渭南的第二天下午,在西安市的一家网吧见面。

郑养林:在证实了这个人没有撒谎之后,我们立即将这个新的线索通知了抓捕组。

最后一个目标很快就有了下落,侦查员们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不过,为了做到万无一失,警方还是事先在那家网吧进行了周密地安排。

李洋:当我们得知犯罪嫌疑人刘晓峰,在西安的一个网吧出现了以后,我们立即组织警力前往该网吧。

正在上网的犯罪嫌疑人刘小锋被侦查员成功抓获后,收缴仿64式手枪一支,子弹5发。

四名犯罪嫌疑人的全部落网,咸阳市警方不仅震慑了违法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也还给了老百姓一份平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